美国经济学家 大卫·戈德曼:我认为不确定因素将下降,让资本投资有所改善,所以美国的工业制造可能逐渐复苏,对于倚重资本货物出口国家将有重大刺激,比如德国、日本和韩国。